让创作者不再用爱发电 小红书要培养下一个李佳琦?

原标题:让创作者不再用爱发电 小红书要培养下一个李佳琦?

11月28日,小红书在北京举办首个创作者开放日,推出创作者123计划,其中包括将在明年1月上线的新产品“创作者中心”,以及将于近期开启品牌合作平台、好物推荐平台以及互动直播平台。

小红书社区负责人柯南介绍,互动直播平台中,小红书的创作者可以通过直播向用户发红包、福利,同时也将支持电商直播。

对于月活跃用户已达一亿规模的小红书来说,这些平台的推出无疑是一次大胆尝试。在发布会后接受包括新京报在内的媒体采访时,柯南表示小红书到底是否适合做电商直播仍未有定论,因此现阶段公司决定先进行一轮内测。她透露,小红书将先从内部商城里的商家先进行内测,未来不排除让更多的第三方商家进入。

小红书想赚钱,但前提是让创作者先赚钱

此次创作者开放日是小红书遭遇下架事件后的首次亮相。今年7月29日,小红书App在各大安卓应用市场被下架,其后小红书回应称已对站内内容启动全面排查、整改,深入自查自纠,积极配合有关部门,促进互联网环境的优化与提升,最终于10月14日晚间恢复上架。

不过此次事故未对小红书带来太多影响。据市场研究机构Quest Mobile早前公布的数据显示,在App下架后,小红书App的日活跃用户数量不降反升。根据小红书披露的数据显示,小红书App的月活用户数超过1亿,其中超过7成平台用户为90后、95后。

在拥有庞大的用户群体后,小红书有意识地针对内容创作者提供变现帮助。小红书社区负责人柯南表示,小红书未来一年内要实现“让10万创作者粉丝过万”和“1万创作者月收入过万”两个目标。

为此,小红书推出创作者123计划,其中明年1月上线的创作者中心主要是为创作者提供数据分析和运营工具,同时还会推出笔记付费推广工具“薯条”。此外,小红书针对MCN机构亦推出共创计划,提供流量和IP联动帮助。

而针对创作者变现,小红书计划推出品牌合作平台、好物推荐平台以及互动直播平台,主要面向品牌广告投放、种草带货和电商直播三方面。

但根据柯南的说法,无论是品牌合作平台,还是互动直播平台,小红书的主要目标仍不是进行商业变现,更多地强调为创作者提供变现的选择。以品牌合作平台为例,小红书并不强制要求品牌方和创作者在平台上达成交易,只是为了让双方有更多合作的机会,同时规范品牌投放的流程。

小红书副总编沈炼在采访环节中表示,之前小红书不涉足品牌方和创作者之间的交易,双方会向小红书报备,但在打击和清理违规用户时发现交易不在线上完成,因此导致双方的合作并不可控。“对于普通创作者来说,他们要是没有跟公司签约,也没有法务和财务,他们怎么能完成这个交易呢?这就会产生很多不可控因素和影响。”

柯南表示,小红书会从交易平台中收取一定的费用,但目前抽成的比例尚未确定。她认为,这些功能的推出是小红书留意到现阶段创作者已对平台有更多的需求,包括变现方面的能力,因此公司选择在此时为创作者提供变现手段。

“无论创作者选择个人化还是职业化,这跟他们的粉丝量也不一定完全相关。有很多粉丝上百万的创作者至今依然以兴趣驱动,因为他们有自己的身份和职业,不需要对自己的粉丝进行商业化。”柯南表示,但与此同时的确有一些创作者需要平台提供变现手段,小红书希望通过内测进行一些试验,研究创作者到底需要怎样的赋能。

社区场景下电商变现“钱景”几何?

随着4G的全面普及乃至5G的到来,各大互联网公司都将视频、直播作为标配功能,尤其是电商和社区领域,内容的视频化使得用户的黏性更高,不仅增加用户的停留时长,也提高了货币转化率。

艾媒咨询《2019上半年中国在线直播行业研究报告》显示,今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将超5亿,四成受访直播用户偶尔会选择购买明星或网红电商直播推荐产品。作为直播的新兴垂类之一,电商直播在2019年迎来爆发,有观点称,其“带货”属性也蕴藏着极大的商业潜力。

根据天猫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双十一”期间,超过50%的品牌商家开通淘宝直播,“双十一”全天淘宝直播带动成交近200亿元。其中,亿元直播间超过10个,千万元直播间超过100个。

从小红书公布的数据来看,视频类内容的上升趋势非常明显。在过去一年里,小红书的单月视频笔记量增长265%,每个月有近一亿人次观看Vlog。此外,与图文笔记相比,小红书的视频笔记互动率高出1.2倍,涨粉率和曝光率高出2.3倍和2.4倍。

小红书此时推出电商直播,某种程度上也是追上直播带货的风口,今年电商网红李佳琦的爆发让外界看到了直播带货的威力,电商平台纷纷加码直播,包括近日首次上线直播带货的拼多多。

柯南透露,小红书的电商直播将先从内部商城里的商家先进行内测,未来不排除让更多的第三方商家进入。她表示,电商直播在内测阶段会关注这一功能对哪些创作者有帮助,“到底是自己卖东西的,还是帮别人推荐的。”

不过对于以社区内容而非电商平台为定位的小红书来说,内容过于商业化或对用户体验有影响。沈炼也表示,淘宝和小红书的区别在于前者是内容平台,但后者是社区平台,社区平台的创作者会更珍惜粉丝和自己信誉。“这是一种跟纯内容平台不太一样的连接,对于创作者来说(电商直播)会更加谨慎。”

此外,也有业内人士对当下直播带货的前景持怀疑态度。某电商平台负责人向记者表示,虽然电商直播相对于以往的图文形式更具吸引力,但很少人留意到其退货率也很高,“直播带货对观众来说更容易造成冲动消费,是退货率较高的重要原因。”

新京报记者 陆一夫 编辑 徐超 校对 李项玲